您的位置 首页 > 自驾资讯

【快讯】“草根歌手”刀郎:17岁离家追梦,闪婚闪离,哥哥的死成永远的痛

2012年,他受邀到香港参加演唱会,和刘德华、谢霆锋、张学友等人同台,这次之后,他就彻底消失在了众人视野之中。 梳理刀郎的前半生,“诚恳”似乎是他最为显著的特点,对待音乐、家人、后辈、粉丝都是如…

“2002年的第一场雪,比以往来得更晚一些。”

刀郎,一个我们既熟悉又陌生的歌手,2002年的那场雪让他成为顶流,巅峰时期影响力不亚于周杰伦、蔡依林等人,爆火之后他却选择了隐退。

许多人质疑他的歌“土”“俗”“格调低”“没品味”,有一段时间里,他被群嘲,被铺天盖地的负评淹没,但出道至今,也有许多人在遭受情伤时,依旧会循环播放那首《冲动的惩罚》。

草根出身的刀郎被时代的浪潮推到了聚光灯下,他从最初的局促、慌张、疲惫,到心灰意冷,默默离开。

难道一个专心做音乐人,注定要被“孤立”吗?他用自己的经历告诉我们:没有一夜成功的偶然,只有水到渠成的必然。

1.一场意外引发的出走

父母常年在外地演出,他和哥哥住在爷爷奶奶家,童年时光伴随着思念和泪水。

与父母的聚少离多,使他成为了一个寂寞而缺乏安全感的孩子,性格孤僻,沉默寡言。

然而,当面对音乐时,他就像是变成另外一个人。

12那年,刀郎就已经能看懂乐谱,在无人教学的情况下,会用三个指头进行和弦弹奏,在音乐的这片净土中,他找到了一点慰藉,立志长大后成为一名歌手。

首先在他梦想上浇冷水的就是父母,自身经历告诉他们,艺术追求是建立在金钱的基础上,对于普通家庭来说,不切实际。

可能连刀郎自己都没想到,真正让他下定决心离家追梦的,竟是一场意外。

父母在外演出的日子,哥哥担任了父亲的角色,他性格耿直,管教方式比较严厉,弟弟在外和同学打架后,鼻青脸肿回到家,他总是第一时间找到那群人“伸张正义”。

不过,最后都会关起门来将弟弟“教训”一番,过于粗暴的教育方式让年幼的刀郎接受不了,心中产生了愤恨之情,甚至曾跪在地上祈求老天让哥哥去死。

不明所以的母亲向着弟弟说话,最后哥哥一气之下,摔门而走,钥匙都没来得及拿。

这一走,就再没回来过,一场车祸带走了这个鲜活的生命。

刀郎在车祸现场看着冰冷的尸体,吓得浑身发抖,他认为是那个毒誓应验了,自己成害死哥哥的“罪魁祸首”。

在殡仪馆守灵的日子,他寸步不离,恐惧、愧疚、自责、愤懑,多种情绪在心底积压着,一直到二十多年后都挥之不去。

哥哥去世后,家里的底色变成了灰色,父亲更加寡言,只是默默抽烟,母亲一直嘱咐刀郎,离家别锁门,这样,没拿钥匙的哥哥才能回家。

多年后,为了纪念已故的哥哥,他写下了《流浪生死的孩子》这首歌。

最终刀郎无法忍受这种压抑的生活环境,17岁那年,在母亲床头留下一封告别信,就选择了远走他乡,开启追梦之路。

2.“冲动的惩罚”

从刀郎的每一首歌中似乎都能追寻到他人生的足迹,而《冲动的惩罚》代表的就是那段短暂的婚姻。

离家后的刀郎到了四川内江歌舞团拜师学艺,随后又辗转西安、西藏、成都、重庆等地,在流浪中积攒了不少创作灵感,还结识了一帮志同道合的朋友。

他们饱含对音乐的热情,急切想干出一番事业,几个人创建了一支名为“手术刀”的乐队,希望像偶像罗大佑的音乐一样解剖社会。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由于经济压力,乐队在勉强维持两年后解散了,成员各奔东西。

在刀郎最沮丧的时候,爱情来了,对方是一名舞蹈演员,名叫杨娜,两个互有好感的年轻人很快就走到了一起,相恋没多久就进入婚姻的殿堂,婚后生下一个女儿。

热恋过后,等待他们的是现实生活的柴米油盐,孩子出生40天后,杨娜留下一张纸条一走了之,上面写着:“你给不了我想要的幸福。”

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沉浸在失恋的悲伤中,用酒精来麻痹自己,一度以为这辈子不会再爱了,直到朱梅的出现,让他的心再次掀起波澜。

与其将朱梅称作伴侣,不如说是知己,无需过多的言语,只是一个眼神,他们就懂得彼此,两人惺惺相惜,相约共度余生。

很快,他们感情面临的第一个考验就来了,朱梅的母亲身体抱恙,她需要回老家新疆安定生活,希望男友能与之同行。

那时的刀郎还是更希望在北京发展,但经不住女友的劝说,“恋爱脑”的他就这样跟随朱梅到了新疆。

一望无际的戈壁滩、沙漠和绿洲,让刀郎感受到了久违的归属感,每一寸土地都格外亲近,好像上一辈子就生活在这里。

去新疆,似乎是他这辈子做过最正确的决定,因为在这里,他迎来了事业巅峰。

3.“西域浪子”的诞生

新疆带给刀郎的不仅有心理上的充盈,还有无限的创作灵感,他在这里成立了个人工作室,将全部精力投入到音乐中去,第二年,那首《2002年的第一场雪》爆火。

这场雪来得轰轰烈烈,席卷了整个中国,紧接着,《情人》《冲动的惩罚》等歌曲都相继问世,刀郎这个名字第一次被大家熟知。

2004年,是华语乐坛百花齐放的一年。

周杰伦的《七里香》,许巍的《曾经的你》,王心凌的《爱你》,林俊杰的《江南》,庞龙的《两只蝴蝶》,风格各异,每首都是经典。

刀郎的到来让他们乱了方寸,在未经任何宣传的情况下,专辑销量高达270万!(不包含盗版销量)而周杰伦的专辑《七里香》刚突破260万。

在当时,手机彩铃普及开来,下载一首歌需要2~3元,《情人》《冲动的惩罚》《2002年的第一场雪》三首歌曲下载量达800万次。

历经近十年的打磨,那场雪彻底将刀郎从困顿中拉了出来,无数的演出邀约,为之欢呼的掌声,传遍街头巷尾的歌声,这种成功让他兴奋了几个月时间。

兴奋过后,随之而来的是恐惧不安和害怕。

首先就是静不下心来做事的浮躁,因为公司求稳发展的要求,在这张专辑中,有一部分是自己的原创,还有一部分来自民歌的翻唱,此前就有收集民歌的前辈,在编译的歌曲中注释了自己名字而遭到同胞的误解,他害怕重蹈覆辙。

刀郎更大的压力来自业内争议和舆论暴力。

认为他的歌曲土气、低俗化的人不在少数,杨坤在采访时说:“他有音乐吗?”那英则说:“他不具备审美观点,”还有那句网络上流传很广的话:“听刀郎歌的都是农民。”

彼时的他有多火,被骂得就有多狠,在那个网络尚不发达的年代,刀郎就已经尝到了被网暴的滋味,看完一条条负评,他的心里说不上来的难受,同时,在思考着未来的音乐方向。

17岁时,他可以毅然决然为了音乐梦离家出走,第一次婚姻失败后,有勇气带着女儿走天涯,毫无惧色,但这一次,他剩下的只有无奈和不知所措。

刀郎甚至对自己产生了怀疑,在工作室,听见对面街区循环播放《2002年的第一场雪》,竟然心生厌恶。

这次,他选择了逃避,重新回到心之向往的新疆,隐居在距离乌鲁木齐三十多公里外的小镇上,远离世间纷扰,简单自由。

直到2008年,国家紧要关头,刀郎交出了一份满意的答卷。

4.与徒弟云朵的不解之缘

他写给汶川灾民《中国的孩子》《吾爱》,还为歌迷创作了歌曲《谢谢你》,《黄玫瑰》则是写给女儿的,也为奥运作曲、献唱。

2012年,他受邀到香港参加演唱会,和刘德华、谢霆锋、张学友等人同台,这次之后,他就彻底消失在了众人视野之中。

等到再次看见刀郎亮相,他已经变了模样,熟悉的鸭舌帽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锃亮的光头,发福的身材,表演场地也并非大舞台,让人不禁感慨,岁月是把杀猪刀啊。

但当他一开口,刀郎还是曾经那个刀郎,他的歌声依旧穿透力十足,仿佛瞬间穿越回2002年。

沉寂的这些年他并没有放弃音乐,一直在坚持创作,2020年发表专辑《弹词话本》《如是我闻》,2021发表专辑《世间的每个人》。

只不过在当下这个流量为王的社会,他也没能逃过被时代浪潮淹没的命运,正如刀郎曾在采访中说的那样:“我想我们终归会被大家遗忘。”

他虽然转为幕后,但徒弟云朵依旧背负使命,常年活跃在荧幕前。

云朵是个出身贫苦的羌族姑娘,为了给弟弟妹妹挣学费,减轻务农父母的负担,她放弃学业进城打工,一边当服务员一边唱歌,追求音乐的理想。

看到云朵时,刀郎就像看见年轻时的自己,于是,就将这个姑娘收入麾下,教她音乐,和家人同吃同住,不收取任何费用,还帮她做唱片。

在他的倾情相助下,云朵凭借《我的楼兰》《云朵》等歌曲在华语乐坛拥有了一席之地,截至2021年为止,她已经5次登台春晚,不管站得多高,她永远不会忘记,刀郎对自己的知遇之恩。

两人并没有外界传言的男女之情,更像是家人至亲,亦师亦友。

而如今的那英、汪峰、杨坤等人呢?

有的频频亮相综艺节目“赚快钱”。

有的直播带货败好感。

有的近乎“查无此人”走到哪都被网友抨击。

他们可曾记得音乐人的初心吗?只有刀郎依旧在坚持,坚持热爱,坚持传承,因为他对音乐的追求是纯粹的,不掺杂任何金钱物质,这些人似乎欠刀郎一个道歉。

结语:

梳理刀郎的前半生,“诚恳”似乎是他最为显著的特点,对待音乐、家人、后辈、粉丝都是如此,他用自己一颗热忱之心感染了身边的人。

当年的那场走红就像一场烟火,绽放得热烈而又短暂,但却照亮了无数人。

时至今日,依旧有许多网友在网络上分享刀郎的歌曲带给自己的回忆,无论幸福或者痛苦,都显得无比珍贵。

属于刀郎的或许早已远去,但歌声伴随的记忆永不会改变。

喜欢的朋友可以点赞留言,在评论区分享心得,听到刀郎的歌,让你想到了哪个人,哪件事呢?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000-12345678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