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自驾资讯

【快讯】把雅鲁藏布江水引入新疆?有一个巨大的风险会带来灭顶之灾

很多人从地质、工程技术、投入资金、金融、成本收益比、脱贫、GDP、地理落差、气候、环境等等角度分析这条世界最长的运河的可行性,但是他们唯独遗漏了一个巨大的风险,那就是凌汛,这个问题不解决,就有灭顶之…

中国历史上经常会建造一个宏大的工程,例如古代的万里长城、京杭大运河等,现代的三峡水库、南水北调以及各种规模庞大基础设施等等,甚至我们还要借助“一带一路”把项目投向全世界。

这不,前段时间有个宏大工程的设想,引人注目。这就是藏水入疆工程。

我们知道,西藏的雅鲁藏布江,在藏南所谓的麦克马洪线附近,流量为4425立方米每秒,在国内,仅次于长江。但这些水资源白白流到国外去了;而新疆大部分地区的降水量都在400毫米以下,还有很多巨大的沙漠——塔克拉玛干沙漠和古尔班通古特沙漠等等。

于是有人脑洞大开地提出设想,如果把西藏的水引入新疆,是否可以一举两得,既充分利用水资源,又可以让新疆解决缺水问题,沙漠变良田呢?甚至惠及整个大西北呢?

这个工程从雅鲁藏布江中游开始,沿着青藏高原的东侧及北侧,连通诸多江河的上游,把水送到宁夏、甘肃、内蒙古、新疆等省区。如果建设成功,那么全长约6100公里,和长江的长度接近,预计年调水量600亿立方米,和黄河的年径流量接近,可以形成20万平方公里的绿洲,与陕西省面积接近。总造价预计4万亿。甚至有人建议命名为红旗河。

很多人从地质、工程技术、投入资金、金融、成本收益比、脱贫、GDP、地理落差、气候、环境等等角度分析这条世界最长的运河的可行性,但是他们唯独遗漏了一个巨大的风险,那就是凌汛,这个问题不解决,就有灭顶之灾。

所谓凌汛,就是河流上游的冰雪已经解冻,但下游没有解冻(或上游没有冻结,而下游降温已经冻结),解冻产生的冰凌对水流产生阻力但下游没有解冻进一步阻碍水流的畅通,可能形成冰塞或冰坝,造成水位大幅度太高,甚至漫滩或决堤。在冬季的封河期以及春季的开河期,都可能发生凌汛。

导致河水猛涨所带来的一系列灾情。一般发生在高寒地区,水系自南往北流动的河段。在我国主要发生在黄河、乌苏里江、松花江等等。

那么设想中的红旗河,也是位于高寒地带,基本上从南向北流动,也有产生凌汛的可能性。如果不采取有效措施予以解决,将带来灭顶之灾。

一般地,在人烟稀少地区的自然河流,如果产生凌汛的话,那么会产生很大的沼泽地带。而在人口众多的地方就会带来灾难。

目前我国对于北方河流的凌汛,虽然每年都花费巨大的人力物力在治理,但仍然不时遇到严重后果。那么长达6000多公里的人工运河——红旗河,由于海拔和走向,几乎全程都会发生凌汛。这个问题如果没有高效的解决方法,那么会带来意想不到的后果。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000-12345678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信
返回顶部